【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

時間:2019年4月28日星期日 9:00-12:00 
集合地點:龍山寺捷運站3號出口
費用:950元 (含青草茶+晨間小點、青草茶包DIY、個人耳機及保險) 
小提醒:戶外慢步約1.5小時,請著輕便服裝及鞋子,並攜帶雨具及飲用水。

一起到艋舺聞香喝青草茶 點這裡報名   

【青田七六 X 新富町文化市場U-mkt】

「不要以為台灣沒有醫生,此地有許多醫生及藥物,縱使非科學,但確實有趣且具研究價值。」–《台灣遙寄》馬偕博士

青田七六-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主視覺



艋舺是台北盆地很早便開發的區域,許多渡台漢人聚集此處,而人口多醫療需求自然就高。移民之初,漢醫不多,無法靠人來治病,所以大多轉而仰賴神明,許多廟宇會提供藥籤,讓信徒拿去中藥店或是青草店抓藥,享有盛名的龍山寺便曾提供這項服務,也造就出寺旁救命街(青草巷)的誕生。

不過,龍山寺取消藥籤制度再加上全民健保實施,青草已經轉為一種健康養生的飲品,好喝、價格合理、可能具調理身體效果的特性,使其仍然廣受大眾歡迎。但不僅如此,青草產業的文化及經濟意涵,更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此次將邀請鑽研青草數十年的達人謝福松老師,分享萬華青草巷的演變,以及如何將各種青草應用在日常生活中,然後請您一同進行青草茶包DIY,體驗青草百態。
青田七六-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DIY
(新富町文化市場U-mkt 提供照片)

早期台灣人藉由傳教士開始接觸西方醫學,而到日治時期,因台灣衛生條件極差,日本政府體認到醫療衛生推廣工作的迫切性,進行培養台灣醫師的計畫,而開始漸漸出現台灣醫生開設的醫生館,人口聚集的艋舺自然少不了這些醫師們的身影。後來在台北各地陸續培養出多位傑出的台灣醫師,讓我們來看看艋舺出現哪些名醫了呢?
青田七六-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街景圖1

青田七六-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街景圖2

1935年的新富町食料品小賣市場,是當時極具現代化設計、並且能夠滿足生活需求的重要庶民空間。讓我們靜下心感受古今市場設計的異同與巧思。
青田七六-街區慢步-艋舺的青草店與醫生館-新富町照片

(新富町文化市場U-mkt 提供照片)

新富町文化市場小檔案:
2006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因時代轉變無法延續傳統市場的活力。
2015年,由忠泰建設取得九年經營權,委託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營運。
2017年重新以「新富町文化市場U-mkt」之時代角色,轉型為傳統市場文化、庶民生活日常的研究基地,以及老城再生的公共參與平台,持續性透過多元展演活動、共學課程的辦理,以及跨領域工作室進駐,為萬華老城區引入年輕世代的關注及參與。

當日慢步行程:
8:50 龍山寺捷運站3號出口集合
9:00-10:00 青草百態與青草茶包[email protected]新富町文化市場
10:00-10:20 新富町文化市場導覽
10:30-12:00 艋舺的醫生館街區慢步

講師介紹:(依姓氏筆畫)

青田七六-何老師_照片

何良正老師 牙醫師退休,對於台灣醫學發展了解甚深,從事文史研究逾二十年,致力於推廣歷史文化,引領民眾或國外友人了解這塊土地,並能以流利的中、英、日、台語進行多語導覽,目前擔任台北市文獻會、監察院、保安宮、青田七六之史蹟導覽員。

青田七六-張教煌_照片

張教煌老師 新富町文化市場工作人員/ 青田七六導覽志工老師。

青田七六-謝福松老闆_新富拍攝提供

謝福松老師 福記漢藥青草店負責人。來自台東,祖母是故鄉部落的巫醫,成長背景讓他相信,傳統醫學有延續的價值。年輕時在父親的建議下來到萬華、成為青草店的學徒。累積數十年的青草知識後,現在成為另一位傳承人,與你分享青草、養生以及應用於生活的不同知識。


 

 

 

一起到艋舺聞香喝青草茶 點這裡報名   

【台灣職人講座】台灣錫器品牌Woo Collective的故事

來聽聽四個年輕女孩為什麼鍾情老工藝,他們如何讓國際看見臺灣的錫工藝? 一路從鹿港拜師到走進巴黎家具家飾展,有很多未公開的私密故事留在青田七六講喔!

時間:2016年6月15日下午3:00-4:30(2:30開放入場)
地點:青田七六(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七巷六號)
費用:350元 (每位供應宇治金時最中及紅茶)
**宇治金時最中無奶蛋為全素食**
**於榻榻米包廂內舉辦,全程需席地而坐**
**進入木造老房子請記得穿雙襪子喔!謝謝您!**

台灣職人講座 報名點這裡


從設計師到職人,從職人邁向世界品牌


你知道,達文西《最後的晚餐》桌上擺的是錫製餐具嗎?你知道,台灣曾經擁有豐富的錫文化嗎?你知道,以前人都習慣在井水裡放一塊錫板,以淨化水質嗎?台灣曾經擁有這麼有趣且豐富的文化資產,本次講座將介紹這些早已被淡忘的歷史故事,以及組成物Woo Collective這四個女生,如何從拜師學藝到現在成為一個品牌的辛酸與趣味歷程。

青田七六-【台灣職人講座】台灣錫器品牌Woo Collective的故事-1

品牌介紹:
物是由四個年輕女生組成的團隊。三年前,物 Woo Collective 團隊向鹿港的國寶級大師陳萬能老師,以及陳志揚老師,學習基本打錫技術,並且深入在地做文化考察。陳老師過去曾說:「今日的創新,是明日的傳統」給我們很深的啟發:繼承傳統與創新其實是一體兩面,源源不絕並一直向前滾動的。拜師之初我們被萬能老師數度拒絕,他認為年輕小女生吃不了打錫的苦,最終被我們的誠意所打動。

2014年初次在世界的舞台巴黎家具家飾展嶄露頭角。因而下定決心在2015年成立品牌,希望在推廣台灣傳統工藝的同時,創造具有東方詩意的極簡風格美學。作品從花器到點心碟、筷架、酒杯等。
今年,Woo Collective 團隊歷經三年對「錫」材質的研究,希望更徹底發揮錫可使酒水更香醇的獨道特性:於是發想六種品項、八十五款功能、六百三十四款造型,從中篩選十八款打樣,並不斷調整試用,終於發表了最新作品:浪雲醇酒器,現正在flyingV募資中。

青田七六-【台灣職人講座】台灣錫器品牌Woo Collective的故事-2

同場加映小編妹的話:

「當時帶著一堆伴手禮去了鹿港好幾次,拜託萬能師教我們錫藝,老師笑笑地用台灣果以說:「熔融的錫很燙,我常常工作到滴下來燙破褲子,你們小女生做不來的。」但我們依然堅持:「我們可以!」硬要學的結果就是…往事不堪回首」– 摘自 @WOO Collective FB

青田七六-【台灣職人講座】台灣錫器品牌Woo Collective的故事-3

三年前,我被這張照片震撼到了,這是一個女孩兒的右手,學習錫器工藝的手。

三年後,這幾個女孩兒創造的台灣錫器品牌‎WooCollective已經到法國巴黎的家具家飾展去參展兩次!

她們要到青田七六來分享這一路走來的故事,從她們身上我看見台灣年輕一代尊重傳統,並用她們的活力與創意延續傳統。

**供應每位參加朋友夏季限定甜點宇治金時最中一份**

青田七六-夏越-FB-2

台灣職人講座 報名點這裡

匯款帳戶資料:
銀行:華南銀行 (代號008) 台大分行
戶名:黃金種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帳號:154-10-000-4748

注意事項:
1.請於6/11前繳費,未於期限內繳費完成視同放棄參加,由候補者直接遞補。
2.ATM轉帳者請於線上報名時填入帳號末五碼,以利對帳。
3.排候補的朋友請待通知候補成功後再行匯款。
4.繳費後無法出席可轉讓親友。
5.繳費後如欲取消可退款二分之一,6/11後取消恕不退費。

以馬廷英教授為名的新礦物-雪峰石出現

青田七六-馬廷英教授 (1)
(馬廷英教授於地質系館前留影)

20160604
耕耘與傳承,發現雪峰石的老師與老師在老師故居聚餐  (文/水瓶子)

今日亮軒(馬國光)老師,邀請了王執明教授,還有朱傚祖、俞震甫兩位博士,二位都是地質系畢業,也都是王執明教授的學生。我當年因為上課經常遲到,總是只剩下第一排中間的位置,就坐在王執明教授的正前方,每次上課都會問到我問題,我總是回答不知道,那門課程叫做礦物學。

我很好奇這個研究團隊如何組成的,朱傚祖博士說,登山的時候,黃士龍教授與沈博彥教授想做一些甚麼創新的事物,於是有了找尋新礦物的計畫;在不同機構組成的團隊,幾年前收到了一個1.5 x 1.5 x 0.3公分的標本,是從維也納自然博物館收藏的隕石切割出來,這顆隕石的重量大概是十六公斤,是1979年在阿根廷的一個農田所發現的。

從這個隕石內,台灣的研究團隊找到了三種不同的新礦石,其中二種礦物(滄波石及馬廷英-雪峰石)目前在地球表面尚未發現;這是一個難得的案例,也說明了宇宙的形成,不只是生物有演化,太陽系乃至於星球的岩石與礦物,也有演化的過程。

這幾位前輩的身體都好好,這可能是地質系出野外的傳統,鍛鍊出喜愛大自然的運動方式,看來就我這個最年輕的學生身體最不好,學者執著於特別的研究,低調的以老師們的名字命名,默默地耕耘,得到國際認證,這樣的精神,實在令人感佩。

馬廷英教授,1950年之後,專心研究台灣海峽的石油、板塊運動、台灣島的成因等,1970年代得到美國地質學家的認可成為國際知名的學者,這段時間年紀是五十歲之後,居住在青田七六這故居,今日在此聚餐,亮軒老師帶來了烏魚子、紅酒,酒標還是亮軒老師的畫作。

王執明教授當年被馬廷英教授逼吃生魚片,亮軒老師因為附近的學者每年會送清酒來,而有吃生魚片大餐配清酒的機會,然後是俞震甫博士也說了被王執明教授逼迫吃生魚片的過往,沒想到留日的馬廷英教授,留下了生魚片文化,意外的在青田七六被我們發揚光大了。

最近在做國中的校外教學導覽的時,發現對於地震、板塊運動、台灣島的成因,小朋友都應對如流,這要感謝王執明教授當年在教育部提倡地科要編入課本的成果,只是很可惜的,小學課本目前還沒有地球科學教育。


青田七六-雪峰石研究團隊與老師合照
照片:前排右:王執明、左:馬國光(馬廷英長子)、後排左:俞震甫、中:朱傚祖、右:水瓶子(簡肇成)

以下圖文轉錄自國立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暨研究所網站

新礦物「馬廷英-雪峰石」的發現

東華大學黃士龍教授、中山大學沈博彥教授、中央地質調查所朱傚祖博士以及中央研究院俞震甫博士組成的研究團隊,於今年4月15日接獲國際礦物學會(International Mineralogical Association, IMA)新礦物命名與分類委員會(Commission on New Minerals Nomenclature and Classification,CNMNC) 的通知,他們於2015年底所申請的新礦物命名“馬廷英-雪峰石”(Matyhite) (IMA 2015-121),已獲委員會的審查通過,成為一正式的礦物名字。這是繼滄波石(紀念顏滄波教授)後,第二個為紀念台灣知名地質學家馬廷英教授(字雪峰; Ma, Ting Ying H.)所命名的新礦物,意義非凡。

台灣研究團隊於2013-2015年期間經由穿透式電子顯微鏡與電子微探分析的詳細工作,於阿根廷發現的D’Orbigny鈦輝無球粒隕石中鑑定出三種新礦物,並分別通過國際礦物學會的新礦物命名審查:包括Kuratite(IMA 2013-109)、滄波石(IMA 2014-110)與雪峰石(IMA 2015-121);由同ㄧ團隊在單一隕石中發現三種新礦物,這在國際礦物學或隕石學研究領域應是罕見的案例。

雪峰石屬於尋常發生於隕石中的磷鈣礦 (merrillite, Ca18Na2Mg2(PO4)14) 類礦物,分子式為Ca18(Ca1□1)Fe2(PO4)14。雪峰石是磷鈣礦其中的鎂離子為鐵離子取代,鈉離子為鈣離子共伴晶格空位取代所造成的新礦物,其獨特的成分異於諸多發生於火星與月球隕石中的其他磷鈣礦類礦物,因此符合新礦物命名的標準。雪峰石的化學成分為(Ca17.82Sr0.09REE0.09)Σ18.0(Ca0.90Na0.11K0.01□0.98)Σ2.0(Fe1.90Ti0.02Al0.04Mn0.01Mg0.01Ni0.01Zn0.01W0.02)Σ2.02(P13.55Si0.51)Σ14.06O56,可簡化為Ca18(Ca1□1) Fe2(PO4)14,且具有菱方晶系結晶構造(R3c; a = 10.456(7), c = 37.41(3) Å)。

根據岩相分析,雪峰石、滄波石與kuratite,這三種新礦物應該是D’Orbigny隕石形成末期的產物。而在D’Orbigny隕石中存在雪峰石與滄波石兩種起源與產狀絕然相異的磷酸鈣化合物,更直指鈦輝無球粒隕石的形成除了尋常認知的單一岩漿分化凝固機制外,更包含氣體、液體、或外來岩漿的侵入;這些複雜的機制尚待進一步的釐清。此外,雪峰石、滄波石與 kuratite這三種新礦物共存於一個隕石標本,不僅透露了宇宙鐵鈦鈣磷酸鹽與矽酸鹽物質的分佈、結晶化學,以及太陽系演化初期的相變化情況,也如同碳、鐵、石質隕石,影響了地球甚至宇宙的生命形式。

馬廷英教授為遼寧省金縣人,字雪峰,英文名字 Ma, Ting Ying H.中的H.就是雪峰。1899年出生,為著名地質學家、古生物學家及海洋地質學家,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與第一任系主任。馬教授一生治學嚴謹,他的研究確立了珊瑚生長速率與海水溫度的關係,強力支持”大陸飄移”假說,也成為今日”板塊構造”學說的重要基礎。馬教授於1979年辭世後,1980年2月,總統蔣經國特頒褒揚令表彰馬廷英教授。中華民國地質學會則於1987年7月16日通過設立 「馬廷英青年論文獎」,以紀念這位地質學大師,並表彰馬教授一生奉獻於地質學研究的成就。

2016-05-23_00001-台大地質系網站相片下載

(按:鈦輝無粒隕石是一小群具特別化學成分及礦物組成的無球粒隕石(achondrite),目前的研究認為這類隕石可能源於一約100公里直徑且具金屬核的小行星,這個小行星形成於太陽系初期,年紀較碳質球粒隕石(carbonaceous chondrite)中最早形成的富鈣鋁包裹體年輕約2百萬年。鈦輝無粒隕石的成因目前尚有爭議,可能的成因有:(1)碳質球粒隕石部分熔融;(2)碳質球粒隕石加碳酸鹽類礦物在高壓下熔融;(3)撞擊熔融;以及(4)星雲凝聚沉澱。)

承襲老屋的溫暖情懷,刻劃彼此的美好回憶 / 文:阿帽

能和這棟老屋相遇是很美好的緣分
我們團隊一直都是這樣認為…..

參加青田七六的導覽,聽完在這裡發生的故事後,相信你也會一樣愛上這棟老房子。

報名導覽請點這裡上官網導覽行事曆

青田七六-員工-阿帽

 

大概在兩年前,我曾經造訪過青田七六一次,但那次碰巧遇到公休日,便在外頭隨處晃晃就離開了,當時對於這個地方不以為意,只把它當作一間小有名氣的餐廳罷了。完全沒有想到兩年後的現在,我會在這裡頭工作,因緣際會之下我和這棟老房子有了連結,也開始瞭解它的由來,一個屋簷下屬於它的故事。

這棟老屋從1931年落成至今已經歷了八十多個年頭,屋子的主人從當時的建築創造者足立仁教授,接著入住的台灣大學地質系第一任系主任馬廷英教授,到現在的青田七六,上次聽了亮軒老師講故事,得到難能可貴的收穫,因為他從小生長在此地,對他而言無一處不是故事,擁有許多難忘的回憶,相較於以前的生活他說到,假如先父此時回來見有一群人在家裡各個角落吃飯,一定感到相當奇怪。此時對我而言,感覺就像世代的交替一樣,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現在的老屋已經成了大家來參觀、用餐、聚會的地方,而我在這裡成了青田七六新的篇章,我要把那些年的故事分享給來這邊的朋友,並讓他們覺得來到老屋就像回到家一樣,我服務他就像朋友來到家裡做客一般,承襲老屋的溫暖情懷,刻劃彼此的美好回憶。

我想他是有生命的 / 文:阿Man

每一位新加入青田七六的夥伴都要參加多場導覽,用以了解老屋的人事物。

阿Man 人如其名,不僅帥氣挺拔,分享給夥伴的心得更是善感而溫暖!

青田七六-員工-阿man

 

當腳步聲在屋內第一次響起,咚咚咚…這棟木造建築的心臟開始跳動,風從門窗的縫 隙吹進來,他呼吸着,慢慢的活了起來,從1931年開始陪著人們書寫記憶,承載大大小小的情 感,從足立仁教授到馬廷英教授再到青田七六,從日治到現代,游泳池或蓮花池,埋首研究的 書桌,一度在後院盛開的花花草草,屋內曾經的風風雨雨變成故事,變成一道道痕跡,他用一 磚一瓦忠實記錄著,這是曾住在這裡的人活過的證明,也是他活著的證據。

所以,我想他是好客的。

他願意跟所有走近的人當朋友,只要你去撫摸他的斑駁,儘管他開不了口,還是會試著說一段故事給你聽,像個老者般低吟,直到導覽老師們成為了他的聲音,替他敘說過去‒當你看著滿是青苔的屋簷,華生老師說著在時代的巨輪下他是如何聳立;或走在灑滿陽光的廣緣, 淑嫻老師說著他的每片玻璃為何閃爍著不同的光芒;然後在座敷的塌塌米坐下,亮軒老師會 告訴你發生過的熙熙攘攘。聽著出神,人與屋之間彷彿交談著,老師們努力的翻譯著他的話語,帶你用往事的殘影,拼湊這古老的靈魂,慢慢的零碎的片段不再零碎,當老師帶著你離開,你 會忍不住回過頭,向這位新認識的朋友揮手道別。

當然,我想他依舊活著。

木製地板的咚咚聲還響不停,老屋的心臟依然跳動著,注視來來往往的人們,包括我們
,持續寫下新的故事,而我們在這裡做過的一切,也會慢慢的變成他身上一道抹滅不了的痕跡,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有個人會摸著牆壁上的一點污漬或地上的一撇凹痕,聽著他說一段我 們的故事。

分享你對青田七六的感想,就有機會當地質學家挖恐龍化石

青田七六開館即將滿五年了,來到這裡,有些人被故事感動、有些人找到童年回憶、有些人單純地為親友團聚、有些人進來看看老屋拍拍照,當然還有一些人選擇這裡作為成就一生大事的場景,有來求婚的、拍婚紗的、結婚的、小寶貝抓週的…,這一棟老房子承載著過去的歷史,也陪著我們構築新的記憶。

你與青田七六的連結是什麼呢? 從這一棟老屋裡你帶走了什麼? 或是留下了什麼? 請你告訴我們,將你想說的話「貼文」在 青田七六FB粉絲頁 上,就有機會得到恐龍化石巧克力,感受一下當一位地質學家的感覺喔!

徵文辦法:
1.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4月1日中午12點止
2. 請在100字以內表達你對青田七六的感想,是否搭配相片都可以
3. 將文字及相片「貼文」到 青田七六FB粉絲頁 ,設定為公開
4. 4月11日公布三位得獎投稿者,可得到恐龍化石巧克力一盒
5. 貼文的按讚與分享數也會小小影響評分喔!
6. 青田七六保有活動最終修改權利,並可依實際情況予以修訂或變更活動辦法

青田七六-恐龍化石巧克力1

 

青田七六-恐龍化石巧克力2

 

連結足立家與馬家緣分的老屋

走到青田七六的緣側,會看到掛著一張海報,內容是去年足立仁教授長子足立元彥先生帶著他的家族來訪兒時住居所事情,如果你有到老房子裡面來,歡迎停下腳步看一看。

足立家族來訪海報

 

回到兒時的家:足立元彥夫婦來訪

從未謀面的家:足立家族回來了!

回到兒時的家:足立家的女兒回來了

足立元彥信件內文摘選:

‧‧‧對於自己出生成長的家,能夠被您們如此珍惜保存下來,除了表達我的感激之意外,也打從心底感謝, 非常希望日後仍然有機會能夠再次拜訪,也祝福各位未來能夠更加的活躍和順利,謝謝你們。

亮軒老師感言:

於我而言,足立一家是很神秘而又讓我好奇的。在和平東路口的國立編譯館門前,大約在十年前了吧?展出了從日據時代開始的青田街的過去。那時,我方知足立一家。便想起了小時候在大書櫃的大抽屜裡見到的幾張黑白照片,小小的,幾個小娃娃在後院的游泳池裡戲水。數十年後青田七六開張,那一方游泳池早就夷為平地,現在是廚房跟外面木質地板的地方。

世事難料,曾經有人在青田七六開張時,想找到當年台北帝大足立教授的後代一起參加開幕典禮,然而一點頭緒都沒有。什麼都會想到,包括他們是否依然在世?我們算了一下。要是足立教授的長子今天還在的話,應當七、八十歲,在日本,不算老。

真沒想到有一天足立元彥—足立教授的長子—會光臨青田七六。曾經在那個小小游泳池裡戲水的男孩,已經八十多歲了。他是一位基督教的宣教士,帶著他的三代家人與親友信眾造訪故居,神賜予的恩典,感受深刻。

從足立教授到先父馬廷英教授到如今我們相遇,百年悠然而去。世事如風,人世無常,居然能在他與我童年成長的地方,特別是同一間臥房把臂言歡,恍然如夢。良辰易逝,美景常存,這一方照片,凌越了不同國族百歲中的烽火與滄桑,兩位白髮老人證實了難以道盡的歷史糾結,也證實了簡單人性之可貴。

—亮軒 謹誌—

足立仁教授外孫女竹內佳江信件內文摘選:

這次去拜訪青田七六的時候,能獲得您們親切的招待,以及快速完成我個人任性的願望,將複印好的祖父資料寄給我,真的十分感謝。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從研究學者的角度認識祖父的機會。

在日本80年以上的老屋還能被保留下來,是比較罕見的。對於青田七六究竟是花了多少心力,才能變成一間小餐館的這件事有一些好奇。整體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當看到那個古老的食器擺放架(菜櫥仔)還能夠持續被使用時,我真的很驚訝!很高興它能夠被如此珍惜的使用著。

如今能夠帶著孩子們一起回到對母親來說十分懷念的家,真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孩子們也非常高興,一直說還想要再去呢。‧‧‧

老宅裡的玫瑰

亮軒老師導覽的時候常會提到,他的父親馬廷英教授喜歡種玫瑰花,在前院裡種了很多的玫瑰,每一朵都又大又漂亮,而且常會有小鳥跑到玫瑰花叢裡築巢,因為馬教授總是告誡孩子們不要去干擾小鳥兒,所以牠們都能很安心的住下來。

聽了老師說那麼多次,這回終於是有圖有真相,感謝亮軒老師提供了這張相片,讓我們得以見到這美麗的身影。

因為這個可愛的故事,青田七六有一款創意咖啡【甘之釀】,將咖啡結合紀念足立教授的甘蔗汁與紀念馬教授的玫瑰水,熱熱喝,很適合冬季喔~

青田七六-馬廷英教授-玫瑰

 

馬廷英教授恩師–矢部長克教授

在青田七六裡可以見到矢部長克教授的相片,他對於不到20歲就前往日本求學的馬廷英教授來說,是亦師亦父的角色。

矢部長克教授(Yabe, Hisakatsu,1878~1969)
出生於東京,190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地質學科,為仙台東北帝國大學名譽教授。是日本地質學與古生物學的創始者,曾分別於1953年及1969年由天皇授予勳章。

青田七六-矢部長克教授@書齋
( 亮軒老師說他的父親在研究室跟家裡都掛上了矢部老師的相片,常會對著相片想念在日本求學的日子。這張相片是矢部長克教授獲頒勳章的紀念照,目前掛在故居的書齋裡面。 )

矢部長克教授不僅只是馬廷英教授在東北帝大時期的老師,也同時非常關照這位留學生的生活起居,他對學生付出的是無關國界、超越政治的師生關愛。

1933(昭和8)年馬教授已完成博士論文,但日本政府卻以返回滿洲國科學院就職做為博士學位的交換條件,並要求他入日本籍,為其所拒絕,矢部教授也不齒政府介入學術,於是將論文送往德國柏林大學,於1934(昭和9)年獲頒博士學位,日本政府也立即授與東北帝大的博士學位,所以馬教授同時擁有德、日兩國博士學位。

在日本求學時,馬教授曾先後於日本學士院會報發表多篇論文,將珊瑚的年成長率理論加以證明,奠定了他在地質學、古生物學界的地位。

1936(昭和11)年秋,中日關係緊張,馬教授受到丁文江先生邀請祕密返回中國,行前密稟恩師,矢部教授再三叮囑,如因研究需要,校內任何標本及資料儘可帶走。講到這件事,馬教授都很激動,在台大的研究室與書房都掛有矢部長克教授的照片,至死不渝,可見兩人關係緊密情同父子。

青田七六-馬廷英教授與矢部長克教授@日本

 

和大家聊聊我們經營古蹟的初衷…

青田七六-科普導覽

             黃金種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維護經營「青田七六」已邁入第五年,一路下來陸續接到導覽志工老師,以及許多我們不認識的朋友給我們加油打氣,讓團隊們很是感動,因此想和大家聊聊我們經營古蹟的初衷,並感謝各個角落傳來的支持聲音。

 

「青田七六」之所以成為古蹟,除了房屋本身的價值之外,曾經在裡面發生過的事、住過的人,以及這些人事物展現出來的精神,相信是老屋傳承很重要的一環,所以我們希望能將人帶進這棟古蹟,聽一聽這些發生過的故事。2011年夏至開館以來,館內舉辦的文化導覽活動和中小學地質科普活動超過千場以上,參加人數已突破兩萬人,平均1.2日便有一場文化活動,除了感謝大家的熱情參與之外,感念的還有無私付出的導覽志工們,不畏日曬雨淋來「青田七六」一起啟發孩子們對地質科學的興趣,並舉辦免費導覽活動供大眾參與,尤其馬廷英教授的長子亮軒老師願意加入導覽志工的行列,更是我們在推廣古蹟導覽的一股力量,每次看見民眾、老師與孩子們對於這些活動的正向回饋,都讓我們相信做這些工作是值得的。

 

 

我們始終認為古蹟是開放給公眾的友善空間,所以不管是館內導覽或科普活動全部不收費,只要是開館時間都可以入園逛逛,只要願意配合我們脫鞋著襪的保護措施,並在不超過古蹟承載限制的情況下,歡迎自由入屋內參觀,不收門票,也不一定要消費。我們維護古蹟的理念是「實質活化、永續經營」,實質活化就是不當蚊子館,變成普羅大眾願意親近的地方;永續經營是讓老屋能自給自足,從整修到經營,我們沒有公部門補助,而是靠餐飲的商業收支來支撐,「青田七六」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可以說是靠大家進到屋內用餐的消費成就起來的,每位來老屋消費的客人都是古蹟的資助者。

 

 

房屋修復或經營維護,「青田七六」符合文化局法規及台灣大學相關規定,為了老房子的健康,每天早上9點開始,工作人員會進行打掃跟每日例行屋況檢查,所有檢查結果都會紀錄在「每日保養工作紀錄表」裡,老屋發生的大小事都一目了然,庭院裡的植栽也都列表管理,尤其是後院的台北市保護樹楓香,除了有植醫團隊設計專屬「養護計畫」,也依季節變換一年檢查四次。每一年我們會向文化局及台灣大學彙整年度報告,說明古蹟維護及使用狀況,當然每一位來到「青田七六」的民眾,也是我們最好的督導,有賴這許多背後的力量與努力,老屋才能健健康康地與大家見面。

 

 

回想這四年多來,我要謝謝在身邊一起工作的好夥伴們,能夠一同不改初心地努力做我們想做的事情,也再次感激所有導覽志工老師們無償付出,更感謝曾經來訪「青田七六」的你們,因為你們讓我有機會寫下這諸多謝詞,也感恩給予我們各方面指教的朋友和鄰居們,有您們的督促,我們才能持續走到今天。未來我們會繼續追求進步,發展更多元的觸角,不只是活化古蹟,也希望為這片土地注入更多活水。

 

 

【青田七六導覽志工招募中】

 

 

只要完成課程訓練並通過試講,就可以加入「青田七六」導覽志工的行列,所以想和我們一起為老房子發聲的你,歡迎 點這個連結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