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覽4-3:馬廷英教授年表


參考資料:
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檔案
馬國光,千秋事業存尺土、萬古玄機得寸心:地質學家馬廷英先生平生事略,《書評書目》,第99期,1981/8/01
劉昭民,臺灣地質學開山大師—馬廷英,《科學月刊》第33卷8期,2002/8。
錢憲和,站在地質學時代前端的科學家馬廷英先生,《科學發展》369: 36-41,2003/9。
林家成,亮軒:快人快語 下筆千言,《書香遠傳》第32期,2006/1。
地質名人館:馬廷英教授
張志成建築師事務所,《馬廷英故居報告書》
馬世芳,我的爺爺奶奶,《新民周報》,2011/4/4

導覽4-2:馬廷英教授生平重要事蹟

馬廷英字雪峰,中國遼寧省金縣人,生於1899(光緒25)年,是國際知名的地質學家、古生物學家及海洋地質學家。

馬廷英教授從不叫三輪車,不是步行就是搭公共汽車
馬廷英教授從不叫三輪車,不是步行就是搭公共汽車

年幼時家境清寒,馬廷英是長子,底下共有九個弟妹,馬廷英天資聰明個性豁達。畢業於家鄉金州中學後,隱瞞家人考取日本東京高等師範,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再考入仙臺東北帝國大學地質古生物學系。1929(昭和4)年大學畢業後再繼續攻讀博士,馬廷英勤奮好學,常數日不眠不休研究,深受當時古生物學教授矢部長克(Yabe, Hisakatsu)博士器重。

1933(昭和8)年馬廷英已完成博士論文,但日本政府卻以返回滿洲國科學院就職做為博士學位的交換條件,並要求馬廷英入日本籍,為馬廷英所拒絕,矢部博士也不齒政府介入學術,於是將論文送往德國柏林大學,於1934(昭和9)年獲頒博士學位,日本政府也立即授與東北帝大的博士學位,所以馬廷英擁有德、日兩國博士學位。在日本求學時,曾先後於日本學士院會報發表多篇論文,將珊瑚的年成長率理論加以證明,奠定了他在地質學、古生物學界的地位。

1936(昭和11)年秋,中日關係緊張,馬廷英受到丁文江邀請祕密返回中國,行前密稟恩師,矢部教授再三叮囑,如因研究需要,校內任何標本及資料儘可帶走。講到這件事,馬廷英都很激動,在書房與台大的研究室都掛有矢部長克老師的照片,至死不渝,可見兩人關係緊密情同父子。回到中國後馬廷英擔任中央研究院地質學研究所研究員(1936~1939),主持東沙群島珊瑚的調查研究。應朱家驊之邀出任中央大學教授(1936~1937)。

1937(民國26)年七七事變爆發,八年抗戰。馬廷英應同是遼寧人齊世英邀請,擔任東北中學校長,當時帶領大批東北流亡學生撤退到四川,長途跋涉經湖北、湖南各省,沿途以寺廟、山寨等處為家為校,不曾荒廢或中斷學業。在湖南時,還遭土匪圍攻,爆發槍戰激烈之際,馬廷英仍繼續打字寫論文。到達四川時師生都安然無恙,沒有任何人死亡,將學生安頓妥當之後,馬廷英辭去校長職務,就任中國地理研究所海洋組組長(1939~1945),於東南沿海諸省調查海岸地形與戰略資源。

1940(民國29)年馬廷英與同為留日學生的孫彩蘋女士(1911年生)兩人在重慶結婚,育有1女1子,兩人因感情不洽而離異,孫女士當年有來台灣,馬廷英安排她居住在北投,並沒有入住今日青田街七巷六號住宅,後來返回中國,因國共內戰從此與子女分隔兩地。

1945年(民國34)年,來台灣接收臺北帝國大學、接任地質系系主任,抵臺不過1週時間,馬廷英教授就在今臺大二號館2樓教室主持地質研討會,可見他做事積極態度。當時政府希望馬教授擔任教育廳長或出任臺大校長,但因他不願長期涉入行政事務,只出任臺大地質系教授兼系主任(1947~1951)及海洋研究所所長 (1946~1950),海洋研究所是日本當時就留下來的研究機構,但因為經費不足而於1950(民國39)年裁撤,馬廷英教授乃繼續自費辦《中國海洋誌》。

1945到1947年間,經費募集極為不易,但仍籌措經費率專家於1945、1946年赴蘭嶼進行動植物及地質調查。於1947年赴南沙群島及海南島作學術調查。

1950年代曾發表「石油成因論」一文,地殼在滑動時造成大量生物死亡而生成石油,推論臺灣西部及海域深處可能蘊藏大量石油與油氣,主張大規模探勘。

1953(民國42)年,發表地殼剛體滑動說,致力於地質學之新體系研究,此學說說明地球上各重要地質現象,引起中外學術界注意。

1955(民國44)年,馬廷英以『地球剛體滑動學說』獲教育部首屆學術獎,另一位獲獎的是甲骨文大師董作賓先生。馬國光指出,獎金多達2萬元,當時可以買下一棟房子,但馬廷英教授全數投入研究,並未領取分毫貼補家用。

1955(民國44)年,出席東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物理海洋學討論會,宣讀論文《用以證明地殼塊體中存在漂移和證明赤道的造礁珊瑚以及用以證明剛性地殼突然整體位移的海底地形》。

1956(民國45)年,出席菲律賓第八屆太平洋科學會議,宣讀論文《剛性地殼在流體地核之上突然滑動理論之地質證據》。

1957(民國46)年,在墨西哥第二十屆國際地質學大會上,宣讀與潘家麟合著論文《從由於剛性地殼新生代突然整體移動而引起的地殼塊體轉換出發來討論火山帶》。以上這幾篇都是地殼滑動學說的研究。

1960(民國49)年,出席諾爾登(Norden)第二十一屆國際地質學大會,宣讀《澳大利亞和南美晚古生代冰川的原因》一文,這是他多年研究『古氣候與大陸漂移』專題的重要成果,在國際上引起廣大迴響。

1962(民國51)年,馬廷英到日本相親結婚,妻子是小野千鶴子夫人,育有1子2女。

馬廷英自臺大退休後,受到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先生的邀請指導創辦文大地質系,並在系上任教,1976年任系主任約8個月。

1979(民國68)年馬廷英過世,次年2月獲蔣經國總統頒令褒揚。

1988年,中國大陸為編纂中國大百科全書《海洋學》列入馬廷英條。

1991年,中國大陸編纂《科學家傳記大辭典》,馬廷英傳也被列入其中。

參考資料:
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檔案
馬國光,千秋事業存尺土、萬古玄機得寸心:地質學家馬廷英先生平生事略,《書評書目》,第99期,1981/8/01
劉昭民,臺灣地質學開山大師—馬廷英,《科學月刊》第33卷8期,2002/8。
錢憲和,站在地質學時代前端的科學家馬廷英先生,《科學發展》369: 36-41,2003/9。
林家成,亮軒:快人快語 下筆千言,《書香遠傳》第32期,2006/1。
地質名人館:馬廷英教授
張志成建築師事務所,《馬廷英故居報告書》
馬世芳,我的爺爺奶奶,《新民周報》,2011/4/4

導覽4-1:馬廷英教授入住足立家

1945年8月,二次大戰結束,那年10月,馬廷英教授與東北帝國大學校友陳建功、蘇步青兩位理學博士,同樣留日的蔡邦華、陸志鴻與國民政府特派員羅宗洛共六位教授到台灣,與當時台籍京都帝大醫學博士杜聰明、民報社長林茂生(二二八受難者)一同接收台北帝國大學,將台北帝國大學改名為國立台灣大學。

馬廷英教授1962年與日本太太結婚照片
馬廷英教授1962年與日本太太結婚照片

接收當時,馬廷英教授排除眾議要留用日本學者繼續在台大任教,留用學者植物病理學家松本巍教授與足立仁教授是好友,不但照顧足立仁教授公子足立元彥,也引介馬廷英教授入住足立住宅,馬廷英教授非常珍惜愛護這個地方沒有受到改建與破壞。

1947年,南京中央大學剛畢業的齊邦媛應馬廷英教授邀請,從上海來台任台大外文系助教,曾經短暫居住在子供房(小孩房)。齊邦媛還記得馬廷英教授特別囑咐,若有男士來訪,她房間門千萬不可關上。齊邦媛是齊世英女兒,馬廷英教授與齊世英同是東北遼寧好友。1960年,齊世英與雷震、高玉樹等人,共同籌組新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而《自由中國》雜誌也被鎮壓,有些含有社會主義的反動思想的書籍,存放到馬廷英教授住的地方。

1947年,馬廷英教授的兩個兒女從大陸來台,兒子就是知名作家馬國光(亮軒)先生,畢業於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廣電傳播碩士,曾任教輔大、世新、東海等校教授。

1950年,馬廷英教授的妹妹與妹婿,孫家一家人搬進來住,住在目前的座敷、次間的榻榻米房間,而馬廷英教授則搬到書齋(書房),另外再加蓋一間夏屋,位於今日陽光室旁邊,此時家裡共住有3名大人,6名小孩。孫家搬入後在前院經營養雞養鵝事業,後來因為雞瘟而結束。

根據馬國光回憶,他下午要負責趕鵝出去附近的瑠公圳喝水吃草,當時過了這個巷口就是水田,一路綿延到六張犁的山腳下,有時在外頭玩過頭忘了鵝,回家一看鵝已經自行地回家。當年清晨在睡夢中,會有大批鳥『潮』聲音喚醒,偶而也會有猴子在樹上玩耍。平常小朋友淘氣總會爬上樹,也在屋頂跑來跑去的玩樂。

1954年,長子馬國光就讀初中,因為經常逃課成績不理想,馬廷英教授於是搬回座敷,馬國光則住在次間,孫家人則搬到現在的陽光室。馬廷英教授利用晨間、晚上就寢前親自監督兒子讀書。清晨,馬廷英教授輕輕地叫一聲:『國光!』,馬國光便從床上一躍而起,把棉被、蚊帳收好,然後念書,從小背誦一些四書五經論語等書,也是馬廷英教授的囑咐。

1960年代,孫家增建兩層樓小磚屋,戰爭時期所建的防空壕拆除,陽光室變成為馬廷英教授的書籍資料的擺放場所,曾有不少學生做研究來翻找資料。

據馬國光表示,馬廷英教授難以承擔房屋稅,又覺得修繕房舍花錢花精神,1962年,將房舍捐給台大管理,台大擁有建物所有權。

1962年,馬廷英教授到日本相親,娶了小野千鶴子女士,一連生下1子2女一家五口,這段時間是馬廷英教授難得享受家庭之樂的時光。

1979年,馬廷英教授過世,小野夫人與子女共四人住在此。

【台北老故事】台北的老水圳及水道系統

主題:台北的老水圳及水道系統
時間:2011年8月21日(日)15:00~17:00
地點:青田七六。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七巷六號
講者:戴開成

探尋台北看不見的經絡:

自從1709年的一張墾號,讓漢人營農的足跡正式進入台北盆地。
而遠在此前,平埔族人(Basai)早已在這退了水的大湖底往來生息。
直到19世紀末,隨灌溉工程的推展,農業大大改變了台北的地景,
當馬偕醫生帶著小徒弟在黃昏時分登上觀音山,背上映著夕陽,
俯瞰台北盆地滿片的霞霧,此時的盆底早已陂塘遍佈,水圳橫通。

時遷世移,如今的大台北已成樓群林立的繁華都市,
佇立街頭,我們很難想像腳下的土地曾經是台灣屈指的大穀倉,在海內外養活了多少百姓。
其實只要觀察新舊地名:如龍坡里、埤頭里、雙連等地原本都是蓄水池塘;
景美乃取自梘尾的諧音;古亭一說本稱穀亭;
三張犁、六張犁、二十張、二十八張皆為農耕地積的單位,
從中仍能尋得往日農墾及水文的蛛絲馬跡。

台北早已脫離農業,進化成工商資訊的現代都市,
而水圳河川在都市化的過程中大多會遭受污染,
因而被視為城市的毒瘤、發展的阻礙,
下場往往慘遭掩埋加蓋,很快就被人們遺忘了,
而日常生活中人輿水的關係也隨之漸漸疏遠,甚至斷絕。
上下水道的普及化看似保障了用水的便利,卻也使人對水的經營變得無知而痲痹。
這恐怕也是親水、樂活、假日農夫會成為時下熱門辭彙的一因。

讓我們尋著水圳的痕跡,重現農業台北的風華,看看先民理水的智慧,能為我們的生活帶來甚麼樣的啟示。

戴開成,祖籍雲南鹽津,在天津出生,七歲赴東京,十歲轉居台北。
兵役後再赴東京,學習建築。
學成返台,先後在規劃公司、建築師事務所工作,
參與文化資產保存活化、社區營造、環境保護等活動,並從事中日文口筆譯。
現在除設計、翻譯及創作之外,
也作為文化案內人,陪有緣的朋友信遊山水,深探村鎮,認識台灣及日本的自然輿人文。

*****************************************************************

請填寫報名表報名,上限20位,每位費用NT$250元,含一份下午茶(現場收費)

按這裡填寫報名表(會開新視窗)
請一位參加者填一份報名表,本活動建議10歲以上朋友報名參加

導覽3-3:足立仁教授年表

以上資料參考
1. 日日新報
2. 台灣人物誌
http://news8080.ncl.edu.tw/whos2app/servlet/whois?simplegenso
3. 足立元彥所寫『我的父親足立仁簡歷』,台大校園文化資產課程的資料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33744153373013
4. 游雲霞所著『青田行走』
5. 陳瑜研究報告(台北帝国大学理農学部農芸化学科に関する研究)
http://eprints.lib.hokudai.ac.jp/dspace/bitstream/2115/45219/1/ARHUA6_007.pdf
6. 張志成建築師事務所馬廷英故居報告書

導覽3-2:足立仁教授的生平與研究

足立仁教授,是青田街七巷六號這棟老屋的建造設計者,在網路上搜尋足立仁教授的一些研究,由於大部分是日文加上農化的術語並不是很了解,節錄了一部分,並把原圖檔貼出,加上台大委託建築師事務所做的研究報告,把足立仁教授的生平節錄如下。

足立仁像
足立仁像
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系統識別號0000552523。

足立仁-台灣人物誌
來源:台灣人物誌 http://news8080.ncl.edu.tw/whos2app/servlet/whois?simplegenso

足立仁(Adachi, Masashi)出身日本北海道,1897(明治30)年11月13日出生於札幌市,為足立元太郎的長子。 1921(大正10)年畢業於北海道帝國大學農藝化學科,隨即於同年4月留校擔任助手,翌年(1922)3月升任助教授。 1926(大正15)年結婚,同年5月3日足立仁被任命為臺灣總督府高等農林學校教授,隨即在5日以臺灣總督府駐外研究員的身份到德、美、英留學2年,其中有1年半的時間,他以德國萊比錫大學(University of Leipzig)土壤微生物研究所為中心,遊學歐洲各地。

1928(昭和3)年7月27日,足立仁被任命為臺北帝國大學助教授兼附屬農林專門部教授, 翌年3月23日,升為臺北帝國大學教授, 主持理農學部應用微生物學講座,致力於土壤微生物的研究,研究主題在於辨別土壤中病原菌以外的細菌、真菌等微生物為有益或有害,進一步研究有益微生物在農業上的應用,應用層次上,即為日治當時仍屬罕見的堆肥。


來源:陳瑜研究報告(台北帝国大学理農学部農芸化学科に関する研究) http://eprints.lib.hokudai.ac.jp/dspace/bitstream/2115/45219/1/ARHUA6_007.pdf

據足立仁長子元彥指出,足立仁教授與製糖公司合作,致力於甘蔗土壤微生物的研究,而有具體的成效。當時製糖公司大量使用硫安施肥,使甘蔗含糖量逐漸減少,以致製糖公司紛紛倒閉,發現問題的公司開始研究堆肥,足立仁教授以其在土壤微生物學上紮實的實作經驗,得到製糖公司幹部的信任而傾全力相助,其中鹽水港製糖與臺灣製糖兩家公司,分別提供3,000公頃的土地,作為堆肥與輪作的實驗研究,最後獲得了豐碩的成就。(足立元彥信件,可點這裡有翻譯

但其研究成果卻因太平洋戰爭而中斷,珍貴的研究資料也在戰火中佚失。1942(昭和17)年足立仁兼任臺灣總督府技師,1944(昭和19)年12月銜命前往東京農林省出差,卻因為日本戰敗,而沒有能夠回到臺灣。

1946(昭和21)年5月31日,足立仁辭去臺灣總督府技師職務,在大阪定居。之後仍致力於教育工作,1953(昭和28)年獲聘為浪速大學農業短期大學教授, 1957(昭和32)年任大阪府立大學農學部教授(參見《臺灣關係人名簿》),1963(昭和38)年轉任玉川大學農學部教授,至1972(昭和47)年退休,終身致力於農業相關之教學研究工作,逝世於1978(昭和53)年1月25日,享年81歲。

依據足立元彥的回憶,他父親做研究十分認真,曾經發生車禍,沒有足夠的休養後就馬上跑回研究室工作。回到日本後,常做的休閒活動是到淺草去看歌劇、電影。據馬國光老師回憶家中曾經有一套夏目漱石全集,不知道是否為足立仁教授所遺留?從這棟房子的建築設計,院子裡面種植的植栽,可以了解足立仁教授的博學、品味與重視家庭的程度。

足立仁-應用菌學講座
足立仁-台北帝大理農學部-擔任教授一覽表
來源:陳瑜研究報告(台北帝国大学理農学部農芸化学科に関する研究) http://eprints.lib.hokudai.ac.jp/dspace/bitstream/2115/45219/1/ARHUA6_007.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