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青田七六雙周年慶,有關何良正醫師的導覽

我去參加高傳棋老師在艋舺的導覽活動,剛好認識了何醫師,他是台北文獻會的導覽志工老師,在保安宮、剝皮寮(台北市鄉土教育中心)等地都有參與導覽的工作。可以用日語、英語、台語、國語導覽,實在很厲害。(文/水瓶子)


何良正醫師在青田七六的導覽

何醫師是牙醫退休,他說當年很想早點退休,然後就到處去玩,可是因為病人一直來不讓他退休,於是他持續服務完這些老病人後,晚了幾年才退休,當時工作量比較少,就多參與導覽活動,沒事的時候就去考了日語、英語的導遊證照,並參加文獻會的導覽志工老師服務。何醫師說的一派輕鬆,不知道是不是醫師都特別謙虛,或者醫師本身就很聰明很會念書,不只是會讀書,何醫師還寫過一本台灣古蹟介紹的書,各式各樣的事情都做過了,不只是每天看著病人的牙齒,這樣精彩的人生應該讓很多人羨慕的。

何醫師在青田七六的導覽場次很多,導覽內容我想除了談談台北帝國大學的農業研究、足立仁教授、馬廷英教授外。或許,有機會也可以參加他在保安宮、剝皮寮的導覽,談談台灣民俗活動與台北盆地先民的發展歷史。

我永遠會記得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一群幼稚園的小朋友來看這棟老房子,何醫師要所有小朋友坐在緣側看看天空,享受很難得的與天地室內戶外一體的空間,我相信這也是小朋友一生中難得的體會,以下是何醫師這兩年來在青田七六導覽的心得:

禪定青田

兩年前的春天吧,在參加艋舺老街導覽中,初次遇見了水瓶子,人斯斯文文的,說話溫柔,緩慢卻有內容......感覺彼此蠻投緣的;見面後不久的某一天,電話的那一頭傳來水瓶子的聲音,他告訴我說青田七六這棟「和洋折衷」建築式樣的古宅即將開業並邀我參與解說,為喜愛日式房舍及台北歷史的巿民朋友們介紹這棟古蹟的建築與歷史;從此每個月總有幾天會在青田七六渡過。

青田七六這間老房子,建於日治昭和6年(1931),現列入巿定古蹟,它與其他一些古蹟不同;如果大龍峒保安宮,艋舺龍山寺,監察院,台北賓館是一道精緻的「懷石料理」,則青田七六可說是簡單而可口的「禪之定食」,它可以讓你在短短時光中,充份靜下來,定下心並重新思考再出發。

在建築上呈現「極簡」的美感,它不像一些西方文藝復興後期建築或巴洛克建築放射出幾何比例的華麗對稱感,而有著日式房子不規擇,不對稱的「和顏」。

整個房舍我最喜歡的部份是後面鄰接後院之木板長廊「緣側」及緣側盡頭的榻榻米房間「座敷」;緣側為所有房間與後院接壤的重要空間,地板全為上好的檜木打造,而且房子的起造人台北帝大足立仁教授的大手筆,本來一般寬約120公分的緣側,將之加寬至180公分的大尺寸,故稱它為「廣緣」。相對於台北夏日炎炎的高溫,它是一個可以保持通風並且非常涼爽的空間;在廣緣面向後院坐下來可以沉思,可以閱讀,也可以和家人好友閒聊,甚至觀賞著四季大自然的變化,想像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上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的境界。

廣緣走至盡頭穿過極簡橫隔子的木門,就是純日式榻榻米房間的「座敷」,它是最重要的生活起居空間。在大正年間(即民國初年),日本人常會在這邊接待客人;但進入昭和年代,由於受西方「重視隱私權」的影響,會客就移到最前面的「應接室」(西式客廳)了。

一間房子要蓋得堅固而且有功能性不難,但如果要一棟房子具有美感及人文內涵就不容易了;青田七六正是一棟少見的充滿「禪之美學」的房子;不只在建築外觀有相當的可看性,更是日治及民國兩個時代足立仁及馬廷英教授的故居,「名人故居」展現的魅力無限。每次來故居做導覽前,我總會提早個半小時到,端坐在房舍內的一角,靜靜地體會房子的美與精彩的故事,然後再分享給參訪的賓客。做為這裏的導覽志工,我不覺得是付出,相對地,我覺得學習到很多,是一種享受,更是自我的提昇。

感恩你!青田七六。

前些日子,又凹了何醫師在七月底幫我們導覽台北孔廟、保安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這裡報名
http://ok.writers.idv.tw/2013/07/blog-post.html (此活動已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