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青田七六雙周年慶,有關御幸老師的導覽

我從國中開始玩 Apple ][ 上的卡帶電玩,一路變成程式設計師,若把學生時代在外接程式系統的資歷算進去,到前年離開資訊公司,大概也超過了二十年,從興趣變成工作,然後進入到大公司工作,無論是不是資訊人,都需要協同在大團體下工作。御幸老師雖然在資訊界工作,可是我想從資深的工作經驗中轉變到導覽這棟老屋子,應該是很容易上手的,講講屋子內外所發生的故事,能為這塊土地貢獻心力,也是工作外的一種美麗的負擔吧?(文/水瓶子)



每每提到古蹟再生、老房子活化這類的議題,每個單位都有不同的無力感,受限在政府的法令,經營的項目,維修的方式方法,金錢資本等等規範中,然後就覺得做任何事情都沒有活路。以前在大公司的我,也經常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公司並不是政府,有時候遇上有魄力的主管,打破既有組織的思維,有時可以把案子做好,或者殺出一條血路。習慣每年一次組織重整的公司,搞的員工年終的時候人心惶惶,雖然員工多是負面的想法,但是有時候一個部門搞不好會創出新的生意也說不定。

我想我們不能企望一個有魄力的主管,但是我們可以徹底的檢驗我們的民意代表,我們已經施行選舉那麼多年了,很少有一個民意代表能夠在這些文化古蹟上提出一點政策思考。這應該也是要怪我們自己投票的時候為何不能在多要求一下我們的民意代表呢?

而我們能做甚麼事情?我想御幸老師的心得,可以給我們有一點點的啟發!

因緣際會之下, 我由平日工作的『資訊人』, 到了周末假日成了青田七六的『說書人』, 而青田七六的導覽工作也出乎意料地成了我紓壓工作的一帖良方。

每每在導覽前夕收到青田七六同仁貼心的簡訊提醒隔日導覽安排, 心中總有一抹微笑, 想到能與更多人分享這個老房子的故事, 總也覺得是為台灣在地文化盡一份微薄的心力。

記得有次帶完導覽後, 一位參訪的師大研究生希望我留下來與她做段訪談,為她的論文提供一些資料,其中問到做為一個青田七六導覽老師需要具備的特質,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喜愛、熱忱、理想、分享。因為喜愛青田七六,所以有著滿腔的熱忱願意為它付出,並藉由導覽活動,與更多人分享這樣一個好地方,更希望藉由自己的力量,將這個充滿歷史與文化意涵的地方傳承下去。

有時和參加導覽的朋友聊起,台北的美食餐廳四處林立,能夠『吃飯配故事』的地方,青田七六實為不二之選,能夠在品嚐料理之際,環繞在一幕幕走過歷史的人事物的點點滴滴中,這實在是青田七六最具獨特迷人的魅力所在。

因為青田七六,我對台灣的歷史與文化有了多一層的認識,相對地,做為一個道地的台灣人,我也希望藉由青田七六的導覽,讓更多人認識這片土地,為文化傳承貢獻一份心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