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許壽裳與馬廷英在台北的日子 1946.6.25~1948.2.18

會開始研究許壽裳教授,是因為有次訪談金恆煒老師提及,而馬國光老師在馬廷英故居(青田七六)導覽時,偶而也會提到,不過以我看現場人的反應,幾乎沒有一個人認識。我很好奇買了幾本書,包括台大出版中心有出版《許壽裳日記》、《許壽裳台灣時代文集》,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光復初期赴台知識分子初探》等,這幾本書描述很多許壽裳先生所處的時代背景,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資質太差,讀這些書像是讀天書一般,讀一句就要查好多資料,人名很多,《光復初期赴台知識分子初探》這本學術詞彙過多,全部融會貫通大概我這輩子是不容易。

我不打算把許壽裳仔細寫完,只想還原一下他來台灣當時所住周遭的生活環境、天氣、住所等,所以從日記中把有相關資料抽離出來,加上一點想像簡單描述出來,若覺得不太對的,請大家指正,這篇文章我會陸續編修,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定稿。若對許壽裳先生不熟悉的,還請先看一下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E%B8%E5%AF%BF%E8%A3%B3


可能是許壽裳所住的地方,紅色框。(1945年美軍空拍照片)

*住所:

1946.6.25,許壽裳準備了好些時日終於搭到飛機到台灣,在飄雨的日子到台北,到達後馬不停蹄的拜訪許多學者、專家等,入住勵志社16號(還要查在哪裡),並且購買生活用品特別是需要蚊帳,可見當時室內蚊蟲很多,有時若蚊帳內有臭蟲,可能當晚就睡不著,或者被咬的滿身包,屋內多有老鼠。夏天的台北氣候忽陰忽晴,顯然午後會有雷陣雨,晚上熱的睡不著覺,也或許是濕熱的氣候水土不服所致。

1946.7.4,搬到昭和町大學宿舍二條通(今青田街9巷2號),寄居李季谷先生家。

1946.7.6星期六,到龍安坡462號(今青田街7巷6號)聽音樂,日本足立仁教授留下黑膠唱片據說當時非常稀有,吃西瓜、檸檬茶解熱消暑。

1946.7.13星期六,與馬廷英至錦町59號(潮州街?號)看房子,原為海洋所用宿舍,讓給許壽裳使用。地攤買生活用品,我推測應該在今牯嶺街賣舊物的地方。

1946.8.11,正式遷入錦町59號(潮州街?號)

1947.3.29 搬家到龍安坡475號(青田街6號,因為青田街的門牌有更換過,或許是今日的8號)

*辦公所:

編譯館籌備處在龍口町教育會館,原臺灣教育會館,後來1946.10.31館舍遷到表町(襄陽街、懷寧街口)現在南海路。在編譯館籌辦的過程中會面的人很多,有些是原來就在台灣的知識份子,不乏名人之後,例如進士陳維英後代陳紹馨,還有黃得時、林茂生、杜聰明等人。

1947.5.17 編譯館廢止,廢止前台大就發給聘書。

*飲食娛樂:

許多朋友乘坐汽車到北投南方會館聚餐,當時日本留下來的旅館,仍然非常豪華。而聚會的場所還有大稻埕的蓬萊閣、第一劇場、草山(陽明山)泡溫泉、中山堂看表演,台北火車站前的鐵路飯店也還在,可見戰後初期的生活娛樂、用餐地點與日本時代是相同的。

*醫藥衛生:

當時應該還有一些日本醫師留在台灣看診,許做了假牙。使用瘧疾、霍亂、肺病等預防藥物,還有DDT等,也因為喝了些冷飲、啤酒等,許壽裳因此拉肚子腹瀉。可見當年環境衛生條件很差。女佣人得淋病,還有一個周家風的人很不檢點,居然跟一女工姦私生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