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導覽4-1:馬廷英教授入住足立家

1945年8月,二次大戰結束,那年10月,馬廷英教授與東北帝國大學校友陳建功、蘇步青兩位理學博士,同樣留日的蔡邦華、陸志鴻與國民政府特派員羅宗洛共六位教授到台灣,與當時台籍京都帝大醫學博士杜聰明、民報社長林茂生(二二八受難者)一同接收台北帝國大學,將台北帝國大學改名為國立台灣大學。


馬廷英教授1962年與日本太太結婚照片

接收當時,馬廷英教授排除眾議要留用日本學者繼續在台大任教,留用學者植物病理學家松本巍教授與足立仁教授是好友,不但照顧足立仁教授公子足立元彥,也引介馬廷英教授入住足立住宅,馬廷英教授非常珍惜愛護這個地方沒有受到改建與破壞。

1947年,南京中央大學剛畢業的齊邦媛應馬廷英教授邀請,從上海來台任台大外文系助教,曾經短暫居住在子供房(小孩房)。齊邦媛還記得馬廷英教授特別囑咐,若有男士來訪,她房間門千萬不可關上。齊邦媛是齊世英女兒,馬廷英教授與齊世英同是東北遼寧好友。1960年,齊世英與雷震、高玉樹等人,共同籌組新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而《自由中國》雜誌也被鎮壓,有些含有社會主義的反動思想的書籍,存放到馬廷英教授住的地方。

1947年,馬廷英教授的兩個兒女從大陸來台,兒子就是知名作家馬國光(亮軒)先生,畢業於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廣電傳播碩士,曾任教輔大、世新、東海等校教授。

1950年,馬廷英教授的妹妹與妹婿,孫家一家人搬進來住,住在目前的座敷、次間的榻榻米房間,而馬廷英教授則搬到書齋(書房),另外再加蓋一間夏屋,位於今日陽光室旁邊,此時家裡共住有3名大人,6名小孩。孫家搬入後在前院經營養雞養鵝事業,後來因為雞瘟而結束。

根據馬國光回憶,他下午要負責趕鵝出去附近的瑠公圳喝水吃草,當時過了這個巷口就是水田,一路綿延到六張犁的山腳下,有時在外頭玩過頭忘了鵝,回家一看鵝已經自行地回家。當年清晨在睡夢中,會有大批鳥『潮』聲音喚醒,偶而也會有猴子在樹上玩耍。平常小朋友淘氣總會爬上樹,也在屋頂跑來跑去的玩樂。

1954年,長子馬國光就讀初中,因為經常逃課成績不理想,馬廷英教授於是搬回座敷,馬國光則住在次間,孫家人則搬到現在的陽光室。馬廷英教授利用晨間、晚上就寢前親自監督兒子讀書。清晨,馬廷英教授輕輕地叫一聲:『國光!』,馬國光便從床上一躍而起,把棉被、蚊帳收好,然後念書,從小背誦一些四書五經論語等書,也是馬廷英教授的囑咐。

1960年代,孫家增建兩層樓小磚屋,戰爭時期所建的防空壕拆除,陽光室變成為馬廷英教授的書籍資料的擺放場所,曾有不少學生做研究來翻找資料。

據馬國光表示,馬廷英教授難以承擔房屋稅,又覺得修繕房舍花錢花精神,1962年,將房舍捐給台大管理,台大擁有建物所有權。

1962年,馬廷英教授到日本相親,娶了小野千鶴子女士,一連生下1子2女一家五口,這段時間是馬廷英教授難得享受家庭之樂的時光。

1979年,馬廷英教授過世,小野夫人與子女共四人住在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