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導覽5-1:青田街老樹、老屋保存運動

2003年底,很多新聞媒體也開始討論青田街低度利用的國有資源,青田街社區發展協會更提報了古蹟案,2005年總統令修正文化資產保護法,2005年市政府以行政命令宣布青田街木造日式房舍限建兩年,這樣的運動終於在2006年11月,台北市文化局公告指定青田街三處的古蹟,並登錄六處歷史建築,而青田街七巷六號,就是這一批指定為市定古蹟的地方。



保存運動還特別舉辦過日式房舍的丈量與模型製作,參與社區活動,生態解說,並舉辦影像文物展覽等等活動,在這一區可以看到日本時期的房舍,進而了解這些日本房舍起造人的過往起居生活,大部分為台北帝國大學的教授,當年他們的研究對台灣的貢獻很大。二次戰後台、師大教授接手後的住宅,這八十年來從水田變成住宅區,至今難得的保存了大樹蔭,與一些日式的房舍。

龍安里里長洪秋甲表示,在青田街的這些老樹是有靈魂的,不可任意砍伐。他每天騎車巡視鄰里看到受傷的大樹,總在心中默默禱告,希望老樹堅持下去,因為龍安里居民的護樹運動,文化局在青田街這裡開出了「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的第一張罰單。

青田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黃隆正指出,台灣大部分的日式宿舍多是由政府公部門統一興建,樣式比較統一一致,目前龍安里內的教師宿舍則是日本教授自己籌資建造的,在住宅風格上特別能表現自由作風,這些教授在當時社會地位崇高待遇優渥,對建築特別講究,保留至今的老屋可看到和洋混合的型態,這些學人先輩,對當時台灣的農業發展、動植物、歷史語文、醫藥衛生、經濟法政等領域的研究,對社會、產業都有相當的影響力,所以保存青田街的日式房舍,不單只是保存歷史建築,更是傳承一種人文精神。

住在青田街的游雲霞老師,因為遛狗的機緣探訪這些日式宿舍,透過關係聯繫到足立仁教授的女兒,這些曾經在昭和町居住過的日本人,戰後回到日本各地,每年在東京舉辦的昭和町聚會。想記錄這一切過往歷史而拍了《家住青田街》,她說:

「想以紀錄片的形式,捕捉生活場域裡的故事,因為越是在不確定的年代裡,歷史文化上的飽滿度,就越會有穿透人心的力量。對童年及土地的眷戀,不會有人種的差別,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曖曖含光的在心底深處閃爍。希望觀影者對城市發展型式能有自己的答案,也期待拋磚引玉,激發更多人投入社區歷史文化的發掘。邀請您來青田街,一起行走在歷史的銜接點上!」

雖然你我從小就在台北長大,但整座城市就拆了又蓋,因為不斷的移居,都忘了自己是哪裡人!在日本時代住在台灣的那些日本人,對於他們來說,台灣就是他們的故鄉,而我們的故鄉在哪裡呢?

在此特別感謝這批努力於保存運動的人,才讓我們有今日青田七六的誕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