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從未謀面的家:足立家族回來了!

足立元彥夫婦到訪的隔天中午
他們再帶著家族其他的成員一起來了

足立仁教授的孫子、孫媳婦
還有三位曾孫都是第一次踏進這棟足立宅



碰巧當天上午是馬廷英教授的長子亮軒老師做導覽
機緣巧合下,從未見過彼此的足立仁教授和馬廷英教授
他們的兒子終於這麼多年後在青田街碰了面
亮軒老師很開心地送了一本書並寫了幾個字給元彥先生

看足立仁教授及馬廷英教授在青田七六的故事

青田七六後院的寶藏

回到兒時的家:足立元彥夫婦來訪






足立家族的到來
讓我們團隊所有的人都欣喜萬分
當然也會有一些想要印證的小問題
當天現場服務人員最想問的問題竟然是

「元彥先生真的是游泳健將嗎?」

因為我們常常會被問到游泳池跟陽光室的過往
導覽時總是說因為元彥先生小時候身體不好
所以他的父親為他建了一座游泳池還有陽光室
讓他運動完後做一下日光浴
而因為如此元彥先生泳技精湛曾經參加過游泳比賽

元彥夫人跟他的媳婦在看我們掛在牆上的往事時
我們抓住了機會問這件事情
而元彥夫人對於丈夫泳技的評價馬上比出大拇指
(元彥夫人超可愛的啊~)

看青田七六的日式庭院植栽與農業研究

目前在台灣大學的圖書館裡仍保有足立仁教授當年的論文
我們將這幾篇論文影印下來放在青田七六裡面展示
因為足立教授對台灣甘蔗種植的貢獻頗大
所以Menu上有一款紀念足立教授的飲料【蔗之醇】
而家族的成員們對於論文跟創意飲品都趣味濃厚
他們也承認論文其實看得不甚了解
不過飲料大家倒是都喜歡哩~

足立仁教授的孫子、孫媳跟曾孫們都沒有來過台灣
這棟屋子向來都是聽說而沒真正見過
這次他們的到訪讓我忍不住想
如果我的祖父跟我說
以前你的曾祖父在外國蓋了一棟非常美的房子到現在都還保留著'
而且裡面的人都還記得他,也不停地在傳遞著他的故事
這真是件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非得要搭個飛機來親眼瞧瞧才行

這一天我們把時間跟空間都讓出來給他們
希望他們可以在這裡記憶自己家族的故事
當然也非常期待他們能再次回來
足立家的故事可以一直在家族裡傳遞下去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一場不用眼睛看的導覽

上個週末青田七六受邀協助一場很特別的街區慢步活動
是由 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 主辦的 【視障者台北文學散步】
這是我們與視障朋友的第一次接觸

不用眼睛看的導覽要如何進行?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
雖然學會的承辦人說不用擔心
當天會由一位志工陪同一位視障朋友一起行進
不過單靠聽覺與觸覺的街區慢步
對帶隊老師來說的確是個大考驗



從古亭捷運站到紀州庵再往梁實秋故居
經師大、油杉社區再回到青田七六
這一段路我們不知道帶過多少次
但卻從來沒預期到對視障朋友來說,這不是條簡單的道路

討論行程時,學會特別提到
視障朋友其實跟一般人一樣
他們行動自如,體能跟我們一樣好
不過因為台北市巷弄的汽、機車很多
路上忽高忽低就算了,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障礙物
視障朋友因為看不見,特別需要別人幫助
其實有時視障朋友比身障朋友還要難走出來
正因如此,學會更要想方設法鼓勵他們走到戶外來


【失去視力並不代表失去能力 】
視力的障礙會影響視障者的行動、社交、學習和日常生活,
但是他們在其他方面的發展和一般人沒有太大的差異,也沒有特別的心理特質,
反而有些視障者在記憶力、聽音辨音、轉音辨位、邏輯思考等方面的能力遠超過一般人,
在音樂、寫作、數學等方面表現傑出。
(-- 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  志工手冊)




因為不用眼睛
所以口述的內容相變得非常重要
這也剛好是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思考導覽解說內容

我們走過汀洲路下起伏的萬新鐵路
在紀州庵摸到王文興老師《家變》裡的大榕樹和榻榻米
到梁實秋故居拜訪他回憶亡妻時痛哭的麵包樹
進師大碰觸文薈廳的紅磚和校園內的公共藝術
沿著油杉社區感受回收雨水的環保用心
最後是青田七六的地質岩石牆和玄武岩





透過這一個下午我徹底地體會到「詞窮」這兩個字的真義
要單靠嘴說來完整一場導覽真是不容易
我實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啊!
(不知道帶另一組的水瓶子老師有什麼心得感想?)


除了每人有一台導覽耳機外
最重要是每一位志工都依循志工手冊的內容來協助視障朋友

看影片了解如何協助視障者


這一場街區慢步讓我想到讀高中的時候
每晚都一邊讀書一邊聽廣播
有一回節目訪問了一位常常出國旅行的視障朋友
我忍不住好奇Call in進了現場
問來賓眼睛看不到怎麼能出國旅行呢?
主持人反問我為什麼不能呢?

當時的我跟很多人一樣
以為沒有視力就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但其實只要做好準備勇敢的踏出去
懂得尋求幫助也懂得保護自己
對視障者來說世界還是可以很大

當然如果我們願意在看到他們需要時
能給予一些適當的協助
那麼就能幫他們多增加一片這個世界的拼圖
只希望那個週末下午我們有成功地幫他們補上一小片空白


感恩 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 給我們機會辦理這樣的活動
也非常感謝所有的視障朋友和志工們
在這麼炎熱的下午跟著我們揮汗在台北市裡趴趴走







2015年5月15日 星期五

十三溝面磚

雖然我們多稱青田七六為木結構的日式住宅
但其實這老屋並非純日風,當中嵌入了許多西洋元素
像是歐式的凸窗、菱形的窗櫺
左右不對稱的門和客廳天花板的線板裝飾...等等

除了這些特點之外
青田七六其實有小部分屬於磚造結構
像是大門口的車寄處,就可以看到磚頭出現
很明顯車寄的兩根柱子,上半是木造下半是磚造
下半部表面並貼有十三溝面磚




1920年代末由北投窯廠所生產的十三溝面磚
在當時是台灣很流行的一種材料
目前在台灣大學、師範大學、剝皮寮等....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
非常多在那時期蓋的重要公共建築物都會使用

(足立仁教授完全有跟上當時的流行啊~)




十三溝面磚因為凹凸的設計,所以不會反光
這種防空保護的特性戰爭時可以避免空襲
同時對於台灣多雨的天氣來說,這樣的凹槽也利於排水
這種陶質面磚不僅只一種顏色,有時也會呈橄欖綠
也有稱之為國防磚




在青田七六看到的十三溝面磚有一個很大的特色
就是在直角處使用一體成形會轉彎的面磚
而不是用兩片拼出直角
是不是很厲害!




來到青田七六時
別急著進到室內
其實室外也有很多細緻的小細節值得賞玩喔!


台灣大學校史館-十三溝面磚




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回到兒時的家:足立元彥夫婦來訪

一個平常的早晨
新生國小有兩個班級的小朋友來參加地質科普活動
想不到忙碌中來了意想不到的訪客



青田七六設計監造者足立仁教授的長子元彥先生回來了
元彥先生和夫人在台灣朋友陪同下一起回到這個他生長的地方
日本老夫婦非常謙虛有禮
看到有許多小朋友在上課,也盡量不干擾
空檔時候我們聊了一下
跟著頭髮花白的老先生走入過往的記憶裡
他說房子保持得跟他記憶中很相似
沒有太大的改變

進到洗手間
他帶著點驚訝說一切都一模一樣啊!
門板跟水槽雖然都已經有歲月的痕跡
但都還是原來他使用過的那樣沒有變
唯一不同的是,蹲式馬桶早在馬廷英教授晚年
為了使用方便更換成坐式的抽水馬桶
現在當然又換成更近代的了

足立先生有些小興奮的跟我們說明
以前家裡的蹲式馬桶很不一樣
不像其他人家裡廁所下面直接是一個坑
足立宅的馬桶下有一道斜坡
我想大家可以自己想像一下那個滑下去的狀況
就不用我多說明了吧 XD
連廁所都周到地設計成非常舒適的使用環境
這棟老房子真是不簡單啊!

足立夫人說他也是在青田街長大的孩子
她的家目前也還保留著
現在一樣成為台灣大學的宿舍
他們還想到那間老屋去看看
所以沒有久留
不同隔天他們的孩子跟孫子們將一同前來
拜訪這個只聽說卻沒見過的「足立家」

足立夫婦來訪的這短暫片刻
帶給我們許多的驚喜與感動
導覽的時候不知道多少次提到足立元彥這個名字
終於我們看到本人,並可以親自跟他交談
真是充滿做夢一般的不真實感

看著老先生滿是皺紋的手
輕輕地撫著牆
聽到他口中小聲念著 "啊~這還是一樣沒變啊..."
忽然眼前起了一層薄霧,鼻子酸酸的
那一刻我來不及拍下來
但卻深刻留在我的腦海裡無法忘懷

足立仁教授的生平與研究

從未謀面的家:足立家族回來了!

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老樹健康檢查不馬虎

一年一度的庭院總檢查又到了
集目光焦點於一身的百年楓香當然成為最重要的主角

樹木醫生說看起來這棵楓香的生長情況良好
整體外觀狀況都很健康 b^^d



雖然看起來很不錯
但是該測量的該檢查的還是每一項都要做到
跟人要量身高體重一樣,楓香也要量一下樹圍



這兩頁病歷表真是驚人啊!
除了勾選還要填寫文字說明
不得不說台大植醫團隊的健診真是有夠仔細
我們還要幫老樹回答他過去與現在的健康狀況
這樣醫生才能做最好的診斷並給予後續照顧的建議



像中醫一般的望聞問切完
還要跟西醫一樣採集檢體回研究室檢驗
這健檢真有夠全面了吧!

醫生說前後院整體來看都沒有太大問題
不過會給我們一份建議報告書
讓我們可以照著說明看顧庭院裡的植物
希望青田七六的庭院永遠鬱鬱蔥蔥
大家都要健健康康的成長喔~

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新平溪煤礦地科學習之旅

時間:2015年5月30日(星期六)上午9:00 - 下午4:30
交通:遊覽車(團去團回)
費用:每人700元(含園區門票200元,車資450元,保險)
午餐:參加者自理
人數上限:20人 (歡迎團體來電洽詢:8978-7499分機203,20人以上團體可自行指定成團時間)

點這裡報名



預計行程:

09:00 集合 (有報名的朋友會另外通知集合地點, 原則上是在捷運站喔!)

10:30 新平溪煤礦博物園區

12:30 午餐(自理) + 九份老街自由活動

15:00 出發返回台北

16:30 集合地點解散



台灣的煤礦開採歷史久遠
早在1930年在北部的金瓜石就已有台灣第一條電氣鐵道了喔!
目前只有新平溪煤礦園區仍然保留了一段動態復駛的礦業鐵道
想要來感受一下什麼是「獨眼小僧」嗎?
台灣煤礦的歷史中,又有著什麼樣的特色與意義呢?
跟著我們一起來個探索礦坑之旅吧!

點這裡報名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街區漫步】5/9(六) 台北城南今昔

2015年05月9日(六) 10:00 - 12:00 am
鄭勝吉老師

點這裡報名

日治時期有南門町,
當時的南門町因鄰近台北城之南門而得名,
大約是指現在愛國西路,廣州街、重慶南路二段、南海路等之一部份,
而城南一詞在日治時期即已使用,但因不是行政上的地名,故無明確的界線,
也因此中正區南部及大安區南部被普遍稱為城南。

不同於東區之熙攘繁華,台北市城南以文學為核心
一路從重慶南路書店街、南海學園、牯嶺街舊書店,延伸到城南水岸、紀州庵
從過去就聚集文人雅士與出版社等,是台北城中一塊人文薈萃之地。



植物園原稱為「台北苗圃」

是日本時期為進行苗圃試驗而選定植物園現址購地闢建而成
1921年正式更名為「台北植物園」

隱身在植物園內的欽差行台,原屬於布政使司衙門的一部分
到1932年,其中一部份從台北城內(中山堂一帶)被折遷至植物園內
布政使司衙門僅存的建築, 1998年成為「布政使司文物館」。







南海學園內擁有日治時期的建功神社,雖然今日僅留少許殘跡
卻仍舊可想像當時佇立時的肅穆與莊嚴
神社由知名日籍建築師井手薰設計
雖保有神社應有的形制,但也融入西方建築風格
例如圓頂、幾何圖案裝飾、漢式牌樓等,在當時是獨一無二的!







台博南門園區原為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台北南門工場
始建於1899年,佔地約一萬七仟多坪
為當時唯一加工製造樟腦與鴉片的大型官營化學工廠
1967年關廠後,原址目僅存樟腦倉庫、物品倉庫、四百石貯水池及部份建築的地下遺構。







隨著時代變遷,城南一帶今非昔比
大部份書店也漸漸悄悄熄燈
直到牯嶺街小劇場活化,各式活動的舉辦,紀州庵文學森林進駐…等
城南文風再起,也喚起許多老台北人的回憶。

讓我們跟著鄭勝吉老師一起來發掘台北城南的區域紋理吧!


點這裡報名